不要让绿孔雀失去最后的家园

来源:河南省环保联合会    作者:寰亚


 

        在云南省境内的石羊江、绿汁江流域,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绿孔雀在中国最后一片面积最大、最完整的栖息地。但随着这些年当地人口的激增,经济的快速发展,这片栖息地被不断蚕食,栖息地的萎缩直接导致绿孔雀的数量由上世纪末期的1100多只锐减至目前的不足500只,濒危程度已经高于大熊猫,为此云南省将绿孔雀列为了极危物种。专家预言,若不尽快采取保护措施,10年内,云南境内的野生绿孔雀将灭绝。

2017年,在石羊江与绿汁江交汇处下游5公里处,一个名为“戛洒江一级电站”的项目开工建设。水电站一旦建成,将会在两条江形成总长约90公里的淹没区,绿孔雀栖息地所在的大片河谷季雨林植被将会被淹没在水下一百多米处,除了绿孔雀,还有陈氏苏铁,以及很多其他保护物种将从这里彻底消失。

2017年7月12日,环保社会组织自然之友向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绿孔雀栖息地保护公益诉讼”。 在历时两年零八个月之后,3月20日,受媒体和公众高度关注的中国首例野生动物保护预防性环境公益诉讼由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起诉方胜诉。

站在保护生态环境的立场,上述判决结果无疑是令人感到欣慰的。但了解了法院判决结果的全部内容后,笔者不禁对绿孔雀最后的家园能否保住产生新的忧虑。

 这次法院做出的一审判决有两个关键性内容:一是被告新平公司(项目建设单位)立即停止基于现有环境影响评价下的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建设项目,不得截流蓄水,不得对水电站淹没区内植被进行砍伐;二是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的后续处理方案,将有待新平公司按要求完成环境影响后评价,采取改进措施并报相关部门备案后,由相关行政主管部门视具体情况依法做出决定。

 如此说来,这次一审判决对项目按下的暂停键只是“基于现有环境影响评价下”的判决结果。也就是说,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目前只是暂时停工,而不是永久停工。如果项目按照此次判决要求完成的环境影响后评价获相关部门批准,对绿孔雀最后的家园形成巨大威胁的戛洒江一级水电站按下的暂停键依然可以转换成重启。

一方面是投资数十亿元的水利建设项目,一方面是被誉为 “凤凰之子”绿孔雀栖息地,发展与保护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统一,两者博弈的最终结果牵动着公众的神经,考验着当政者的智慧和能力。更会给今后类似的公益诉讼案件树起了一个发展走势的风向标。

 基于这样一个存在变数的判决结果,自然之友与其他环保社会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野性中国、阿拉善SEE于3月25日联合致函相关部门,恳请依法撤销《关于云南省红河(元江)干流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和《关于责成开展云南省红河(元江)干流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环境影响后评价的函》。让戛洒江一级水电站永久停工,以保护绿孔雀在中国最后一片面积最大、最完整的栖息地。

作为一名曾经的生态环保工作者,笔者当然希望能够保住绿孔雀这唯一的最后家园,以避免这一珍稀物种在地球上的消失。在保护优先已经成为国家意志、全社会共识的今天,我们或许有理由对这一事件的最终结果抱有谨慎的乐观态度。

此次公益诉讼案的一审判决结果或许没有完全实现起诉方及社会上广大热心野生动物保护人士的预期。但原告的一审胜诉,毫无疑问地业已产生了一种破冰效应,它的标志性意义就在于以动物保护乃至生物多样性保护为基点的动物类公益诉讼已经迈出了实质性步伐。当然,我们更期待的是法律对野生动物的保护能够真正落到实处,而并非停留在口号上。

 

绿孔雀最后的家园能否最终保住,我们将拭目以待。

 

不要让绿孔雀失去最后的家园

创建时间:

2020年04月08日

上一篇:

下一篇:

让出彩河南的天空百鸟竞翔
同在蓝天下,人鸟共家园